优府网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为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进入优府网RSS订阅?#34892;? /></a>
                </td>
            </tr>
        </table>
    </div>
    <div class=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文化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振鹤:经济是汉语热的动力 怪成语会自动消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语言与欧洲语言的接触,最初发生于晚明。一方面是欧洲语言与中国的通用语(官话)的接触,另一容易被忽视的方面是欧洲语言与某一种汉语方言的接触。大航海时代拉开了全球化的序幕,中国以被发现的姿势进入全球化,中西文化以平等的姿态进行第一次的亲密接触。语言是文化接触中的重要接触层面,且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振鹤:经济是汉语热的动力 怪成语会自动消亡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语言与欧洲语言的接触,最初发生于晚明。一方面是欧洲语言与中国的通用语(官话)的接触,另一容易被忽视的方面是欧洲语言与某一种汉语方言的接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航海时代拉开了全球化的序幕,中国以被发现的姿势进入全球化,中西文化以平等的姿态进行第一次的亲密接触。语言是文化接触中的重要接触层面,且是首当其冲的一面。早在我们通常所了解的强势外语英语与强势方言粤语发生接触之前,是西班牙语与闽南话的接触。从漳州到马尼拉,闽南话成为区域性国际语言。传教士用罗马字记录下当时闽南话、南京官话等读音,使“古人云”不仅可视,而且?#21830;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中西语言接触、方言与普通话、新词汇的产生等话题,《瞭望东方周刊》日前专访了复旦大学特聘资深教授周振鹤先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449;?#35821;言的接触始于晚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怎么会想起专门为西班牙语与闽南话的接触开一个研讨会?人们往往了解英语与粤语、上海话的接触,但是对于前者了解不多。前者在历史上的地位如何,有何研究意义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振鹤?#27721;?#35821;与域外语言的接触中,日语与汉语的接触大家比较熟悉,日语借用很多?#40548;鄭?#24456;多汉语词汇就输入到日语中,日语中创造的很多新词,也会反馈到汉语?#23567;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语言与欧洲语言接触的具体过程,研究的人不太多。?#20197;?980、1990年代注意到了这个问题,写过《十九二十世纪之际中日欧语言接触研究—以历史、经济、封建三译语为说》这样的文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语言与欧洲语言的接触,最初发生于晚明。一方面是欧洲语言与中国的通用语(官话)接触,另一容易被忽视的方面是欧洲语言与某一种汉语方言的接触。此两方面为?#20449;?#35821;言接触之始,这是我的看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语言接触之始,东南亚的位置非常特殊。传教士于晚晴前来及于晚清再来,都是先抵东南亚再到中国,因为中国闭关锁国,他们一?#34987;?#36827;不了中国,就先在东南亚的华人中传教,传教过程中就发生语言接触。他们必须学中国人讲的话,才能传教。欧洲殖民者最早亦是于晚明来到东方,通商、定居过程中也发生了语言接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常凑巧的是,明朝政府原来一直实行海禁政策,直到隆庆元年(1567)才弛禁,允许中国人合法进行航海贸易,大量闽南人来往于马尼拉与漳州的月港之间,进行获利颇丰的合法贸易,有的甚至长期居住于马尼拉,组成一个规模不小的华人社会。西班?#20048;?#27665;者以及商人与传教士都必须经常与这些华人打交道,以维持?#25345;?#21644;进行贸易与传教活动,于是在西班牙语与闽南语之间发生接触,后来就形成了极为珍贵的一些两种语言对照的辞书与语法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几年后,利玛窦、罗明坚等传教?#24247;?#28595;门、肇庆、韶关等地,与中国的知识分子接触,习得官话,编成《葡?#40548;?#20856;》。知?#39304;?#33889;?#40548;?#20856;》的人较多,对于西班牙语与闽南话的接触,知道的人较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西班牙语与闽南话接触所存留下来的史?#20808;?#20309;,其中有哪些重要的信息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振鹤:从目录上?#21019;?#26377;十几、二十种闽南语与西班牙语接触的材料,实际能找到的可能只有四五种,至多五六种。这些史料使我们见到400年前的闽南话是什么样子的,当时的闽南话与现在的闽南话有所区别—现在的闽南话已经向普通话靠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6世纪西洋人来了以后,汉语才有罗马字的?#19988;簦?#25165;能?#20808;非?#22320;知道被标注的字怎样读。古代常用一个?#40548;?#26631;示另一个?#40548;?#30340;读音,但是,后人又怎么知道用以标音的字在当时读什么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909;紓?#40863;兹”绝对不能念成今音gui zi,那就要被人笑话,而似乎应该读作qiu ci。最早给“龟兹”注音的是东汉人应劭,他在《汉书·地理志》龟兹县下注:“龟兹音丘慈。”五百年后,中唐的李贤注?#36887;?#27721;书·西域传》云:“龟兹读曰丘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问题正出在这里?#27721;鹤?#19981;是表音文字,而古今字音的变化又很大,我们又有什么根据把现在“丘慈”的读音(qiu ci)当成汉唐时期的“丘慈”的读音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?#21512;?#38397;南话这样对于历?#36153;?#31350;有特殊重要性的方言还有哪些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振鹤:每一种方言都有研究的重要性。方言是一种很好的语言资料。在所有汉语方言里头,闽南话的保存?#38382;?#26159;最为古老的。我们要看汉语的古老?#38382;劍?#22312;闽南语中可以看出来很多,所以意义很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汉语非常强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大航海时代以来,欧洲语言被输往了世界各地,但在中国,即便是在澳门,汉语的主体地位也?#28216;?#34987;动摇,语言接触的结果也只是出现了澳?#27431;?#35821;、广东英语、洋泾浜英语等,原因是什么?在同样历史悠久的印度,葡萄牙语一度在果阿很流行,葡语与这两个古老文明的接触为何呈现迥异的形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振鹤:因为汉语非常强势,背靠几千年的历史,是发展很充分的语言,中国人口又多,地域又广,不大容易被同化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印度次大陆?#28216;?#33258;主形成统一的国家,统一的印度多半是外来势力进入后促成的,如蒙古人在印度建立的莫卧儿帝国。在英国人进入印度以前,印度是分裂的各个土邦,语言是分散的,各土邦的语言都不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之印?#28909;?#19981;像中国人这么重历史,印?#28909;?#30340;思维是在逻辑、冥想上面,他们认为一个问题、一个事件,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事件本身到底是怎么样的,至于这个时间到底发生在500年前还是1000年前,并不重要。所以,可以看到佛教教义的影响很高深。印度的历史则年代极其模糊,很少有可考的准确纪年。文化就是这样,各有所长、各有所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文化?#33258;?#24456;好,中国文字历史就很悠久,商朝的甲骨文有3000多年的历史,甲骨文已经是很成熟的文字了,在甲骨文之前肯定还有其他文字,只是没有留存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词汇的诞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从历史上,新词汇被大量注入体现了一种怎样的时代征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振鹤:新词汇一般出现在与外来文化发生深度交汇的时候,自身发?#24618;?#20134;会?#34892;?#35789;汇生成,?#28909;?#21333;音节词,后来就变成多音节词,有双音节、三音节词,甚?#20102;?#23383;成语。因为社会向前发展,社会现象越来越复?#21360;?#20107;物越来越丰富,要描述它,语言本身就会发展,旧的、不?#35270;?#30340;就会死掉,新的不断产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量新词汇的出现及语法上的变迁,经常是语言接触的结果,研究语言接触的重要性就体现在这里。?#28909;紓?#20315;教进入中土,大量的印度词汇亦随之而来。我们过去只?#23567;?#23431;宙?#20445;?#27809;?#23567;?#19990;界?#20445;?#20315;教来了,也就有了“世界?#20445;?#36807;去关于数的概念里我们最重的是“九?#20445;?#20315;教进来以后,就变成“十?#20445;?#19978;古天下分为九州,唐代时天下就分为十道,“九”代表着还可以再发展,三多九如,“十”则代表完备,十全十美,“九”与“十”代表着两种文化,“九”是?#23601;?#30340;,“十”是外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明以来,新词汇也大量出现,有很多词,我们觉得是晚清出现的,其实晚明已经有了。像“逻辑”这个词的译名最后是民国初年定下来的,从其首译“名理”开始,经历了三百多年的各种译语历程,才终于定为音译这个结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保留方言是有价值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对于方言,?#31181;?#21160;保护的态度较好,还是任其自由发展较好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振鹤:方言需要保护,不然的话,就会慢慢消亡。有的人说,讲话就是为了交流,交流用普通话就够了,方言消失就由它去,这是一种不聪明的说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一种方言就代表一种文化,大文化、小文化都代表了。方言里头还有土语,土语后头亦有土语文化。所以,保留方言是有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都需用共同语交流,方言成分就会慢慢变少,尤其吴方言和闽方言—我指的是闽方言中的一部分,?#28909;紓?#31119;州方言,若不保护,就没有了,因为福州方言没有后盾。闽南话有台湾这个后盾,粤语有港澳的后盾,没有生存之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弱势的是上海方言。吴方言区的人比较温和,虽然上海人对讲上海话有优越感,但是,不会为了保护自己的方言而有过分举止。在广东做粤语的节目很自然,在上海推沪语的节目就很敏?#23567;?#20844;?#36130;?#36710;上完全可以用上海话报站,对幼儿园的小孩在教?#36130;?#36890;话的同时也允许他们讲上海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人完全有能力同时接受几种语言的,为什么要把方言消灭掉呢?更没有必要大家都模仿中央电视台的播音腔。语言只是为了交流,?#23478;?#23448;话只有三声,外地人在兰州听当地人讲话完全听得懂的,只是觉得发音有点奇怪,并不妨碍交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方言有优劣吗?有上海?#23601;?#20316;家也在反思上海话的表达力不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振鹤:方言没有优劣,认为某种方言低档的人是很滑稽的。觉得上海话的表达力不够,只是因为吴方言有时候表达不了现代的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于方言的产生,可以由两个比喻来阐释。一个是“礼失求诸野?#20445;行?#19981;断出新,古老成分的就?#39057;?#22806;围;另一个是一块布不断地洗会褪色,古老语言的味道就越来越淡,?#36739;?#36234;白,越来越靠近通用语,边?#24471;?#26377;洗到,就保持原色。中间部分还有一些地方没有洗到,会保持着一些红点点。这样,边缘与中央的部分,亦即北方个别地点和南方可能会存在相同的红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909;?#35828;小孩调皮,闽南话?#23567;?#36145;?#20445;?#23665;东有个地方也是这样讲的。照理说山东话不应该与闽南话一样,但因为古语中普遍使用“贱”来指小孩调皮,后来其他地方都改变了,只有闽南与山东某个偏僻地方留下了这种用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普通话”与首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传教士留下的晚明清初的文献表明,明清时的“普通话”与首?#27982;?#26377;必然联系,这颠覆了很多人认为首都在哪里,“普通话”就应该是哪里方言的想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振鹤:我们现在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?#23478;簦?#22823;家会认为因为北京已经做了600多年的首都,通用语就应该以首?#23478;?#20026;标准,其实,这是误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朝是用南京官话作为标?#23478;?#30340;,清朝也是这样。直至19世纪以后,北京官话才慢慢占优势,这与外国人到来有一定关系,外国人到北京多了,跟宫廷里讲北京话的人打交?#39304;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有就是满洲人入关汉化后,我?#20848;平?#30340;就是北京话,不太可能千里迢迢去学南京官话,但是,北京话依然没成为?#25345;?#35821;言,因为长期以来标准方言都是南京官话。我的推测,是雍正让这个局面开始起了变化。雍正六年,发布圣谕,?#32856;?#24314;、广东这两省人,“仍系乡音,不可通晓?#20445;?#23448;员上朝汇报工作,?#23454;?#37117;听不懂,便在这两处设立了正音书院以训练读书人?#36130;?#36890;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孔子学?#27721;?#32593;络造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对于设立孔子学院等?#38382;?#30340;官方推动的语言接触,有人批评办成了语言培训班,也有人认为把语言教好就够了,语言和文化是否可以?#35782;?#22320;分离,先进行较?#30475;?#30340;语言培训,再由个人去自发地领略文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振鹤:我一直主张孔子学院不要急于传播文化,重点在教语言,热爱不热爱中国文化是他们自己的事。教外国人“二人转”、包饺?#29992;?#20160;么大意思,甚至还会产生误导,让外国人以为这些就是中国文化。文化不能教的,?#36132;?#26576;种文化应该出于个人意愿。教好外国人怎样讲中国话、怎样看中国书、怎样写?#40548;鄭?#24590;样在中国赚到钱,这就很好。人家为利而来,不要一厢情愿地认为中国的文化?#33258;?#21560;引了其他国家的人——我们的文化?#33258;?#19968;直就有,何以过去没有人这么热衷汉语?教人家无利可得的东西不会有积极的回响。在当前以利益为主导的世界中,经济永远是汉语热最重要的动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互联网体现出很强的造词能力,其中大部?#20013;?#36896;?#25163;?#26159;体现了数字时代的乱码感,但也有小部分词,?#28909;紜?#20154;艰不拆?#20445;?#20154;生已经如此艰难,?#34892;?#20107;就不要拆穿)、“累觉?#35805;保?#24456;累,感觉自己不会再爱了)、“细思恐极?#20445;?#20180;细一想恐?#20048;?#26497;)之类,略显不正经之外,确实也描摹了一种接缝处的或稍纵?#35789;?#30340;情感体验,这类新造词是否能存留下来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振鹤:这类的?#35270;行?#20250;留下来,包括一些很粗俗的像“吐槽”、“屌丝”这样的词好像就走不了了。俗语驱逐雅语,全世界都是这样的,雅文化在走下坡路,俗文化占上风,大家争相以没有文化为荣。所?#20581;?#19968;齐人傅之,众楚人咻之?#20445;?#25152;以媚俗才会成为一些知识分子讨好公众的一个?#34892;?#36884;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909;?#26041;言的许多词都可以成为通用语,那?#27425;?#20204;同样也没有理由全盘拒绝网络语言,尽管我个人并不见得?#19981;丁?#20854;实不必过于担心,因为有一些东西永远也不会成为全民语言,?#34892;?#19978;述的怪成语一定会自行消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人的造词能力实在是很强大。像本是洋泾浜英语的long time no see(好久不见),现在全世界都在讲,说不定有一天people mountain people sea(人山人海)也会在全世界流?#23567;?/span>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化责编:小飛侠客行 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标签:周振鹤 经济 汉语热 2013年11月19日 16:35   [查看原文]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疑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疑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难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难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愤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愤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19981;? /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class= ?#19981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鼓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鼓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惊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惊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骂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骂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521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521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 投稿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山西优府信息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8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贵州十一选五